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白酒消费税或向批零环节后移_股票之家炒股网

佚名 股票资讯
近日白酒版块回调,有观点认为这或与此前白酒消费税的风声相关。

白酒消费税调整对酒企影响究竟几何?

消费税改革风声袭来

消费税如同在白酒行业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若有风吹草动便能引发行业颤动。

近日白酒版块回调,有观点认为这或与此前白酒消费税的风声相关。

前不久,有人大代表提出,“一瓶3000元零售价的茅台和一瓶10元的广东米酒,同样征0.5元从量消费税,存在不合理之处,建议按国家统计口径统一以65度计算白酒产量来折算计征从量消费税”。

广东省财政厅回复称,目前,国家正在加紧推进消费税法立法,在前期征求意见阶段我们已反馈了有关意见和建议,其中包括建议按白酒不同度数设定不同比例税率或取消从量定额等。下一步,我厅将会同省税务局深入开展调研,继续跟进消费税法立法情况,积极向中央建言献策,争取政策支持,为我省企业的发展创造良好的税收环境。

这顿时引发行业反响。

白酒消费税对酒企影响究竟几何?

从2020年19家上市白酒企业数据为例,去年仅消费税一项,茅台缴了109.58亿元,相当于顺鑫农业酒类业务(牛栏山)的全年营收;五粮液交了60多亿元,相当于是迎驾贡酒与老白干酒去年营收之和;洋河股份交了28亿元,几乎与ST舍得营收持平。


从消费税与营收之比来看,除了外资控股的水井坊,其它酒企的消费税占全年营收比例基本都在12%左右。

上述数据不难看出,消费税对酒企影响之重。

口子窖在财报中指出,白酒生产和销售属于缴纳消费税的行业。近年来国家对白酒行业实施了越来越严格的消费税征收政策,如果未来国家对消费税政策继续从严进行调整,将可能对公司经营成果产生不利影响。

由此酒企也采用合理避税的方式,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白酒企业通常将酒卖给自己的销售公司,再通过销售公司卖给经销商或消费者,以此合理避税。

比如,在今年的一季报中,茅台实现营收272.71亿元,同比增长11.74%;净利润为139.54亿元,同比微增6.57%。

究其原因,茅台在1-3月税金及附加上升了56.38%,主要是因为公司本部销售给公司控股子公司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的销量较上年同期增加。

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对蓝鲸财经记者指出,这说明茅台原来有一些变通的销售做法,现在变成了合规经营。

“消费税主要发生在生产环节,如酒厂与销售公司之间,此次茅台税赋增加,主要是消费税增加了,有可能是原来酒厂销售时,是没有缴纳消费税,或者是原来是净收入交税,现在变为了毛收入交税,纳税的基础中涵盖了销售费用等。此次消费税增加,亦代表茅台在纳税上有了进一步的规范。”肖竹青进一步表示。

短期难以落地

2001年5月,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发布《关于调整酒类产品消费税政策的通知》,将将白酒产品从单一的从价计税方法改为实行从价和从量相结合的复合计税方法。通知规定:比例税率为粮食白酒25%、薯类白酒15%,定额税率为粮食白酒、薯类白酒每斤(500克)0.5元。

据了解,从量消费税出台之际,白酒市场仍然以大众消费为主,根据当时的调查,50元以上的中高档酒仅占总销售收入的4%。

而为了减轻从量税的给企业带来的直接压力,不少酒企开始推出高端产品,国窖1573、洋河蓝色经典皆是在此之后推出,这也间接推动了白酒“黄金十年”的到来。

但当时即有业内人士对于消费税提出意见。2015年,时任全国人大代表、华泽集团董事长吴向东曾公开表示,建议取消200元/瓶以下白酒的消费税,刺激大众消费,让中端酒企为老百姓提供喝得起的高品质酒。

2016年,随着营改增政策的出台,有风声称,新的征税方式初步意向是消费税不再从白酒企业征收,改为从批零端征收。

风声一出,行业人士便多数持否定态度。

中国酒类流通协会副会长刘员对蓝鲸财经记者指出,流通环节处境将雪上加霜,“谁消费、谁交税”是国际惯例,但国内白酒行业 “卖酒难”是全行业都面对的问题,若白酒消费税改革,向批发或零售环节征收,将会增加经销商的赋税负担,使其处境雪上加霜。如此一来,经销商很可能会将压力转嫁回上游酒厂,这对于规模性酒企而言尚能承受,但中小型酒企很可能由于负担过重而被迫洗牌退场。白酒行业要推动消费税向流通环节转移,涉及到流通渠道的终端数据庞大且过于分散,而且各地经济环境差异性较大,这也提高了征收消费税的难度,若白酒消费税改革,则应配有相关的监管措施。

酒仙网董事长郝鸿峰也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随着税收的增加,白酒行业将会出现向大企业、品牌企业集中的现象。

2019年10月,消费税改革风声更劲。国务院印发《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推进方案》(以下简称《方案》)。

《方案》提出三项政策措施,其中一项是后移消费税征收环节并稳步下划地方。按照健全地方税体系改革要求,在征管可控的前提下,将部分在生产(进口)环节征收的现行消费税品目逐步后移至批发或零售环节征收,拓展地方收入来源,引导地方改善消费环境。

一位白酒企业高管对蓝鲸财经记者指出,消费税改革面对诸多实质性和技术性问题,恐难以短期内有结果。于白酒企业而言,消费税后移,企业虽减负,但对下游商家如何协调,降价或让利的可能性不大,且不同类型企业有不同应对。对于批发零售环节经销商而言,凭空增加如此高的税赋成本,只能要求上游补贴或提高价格,上游补贴存在难度,提高价格又有竞争风险,甚至影响消费需求。再者,从征收技术看,白酒批发零售环节链条长,企业数量众多,个体户比例不少,存在征收成本高、易遗漏、技术难度大等问题。总之,消费税改革的方向肯定是对的,从生产环节过度到流通环节征收,调节地方财税结构,可基于当前流通环节现状,可能还需要较长时间。

股票之家炒股网指出,白酒企业一般都需要跨地区销售,仅从生产环节收税,对于落地的市场区域不公平,如果从流通环节征收,则属于地交税,如此一来各个地方政府会支持外地酒,这对于白酒的全国化和范区域流通是有利的。

同时他表示,目前白酒的消费税是从价和从量两种方式征收,先按照出厂价,从价计收20%,而且每瓶500毫升酒还要从量计再收0.5元。若白酒消费税改革,建议取消白酒从量消费税,这将在一定程度上推动白酒企业解决当地就业问题,并拉动酒类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