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优全护理拟募资17亿为净资产1.1倍 IPO前突击分红1.7亿实控人落袋1.3亿

佚名 股票资讯

虽然两家子公司曾因疫情期间“哄抬”熔喷布价格而受行政处罚,优全护理仍想趁熔喷布概念股的热度上市。

  5月8日,浙江优全护理用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优全护理”)更新IPO招股说明书,同时向深交所进行第三轮回复。招股书显示,优全护理拟通过IPO募资17.05亿元,用于非织造材料、湿干巾两业务板块扩产。据了解,截至2020年期末,优全护理的净资产规模为15.62亿元,本次募资相当于其净资产的1.09倍。

  值得注意的是,在发起IPO前不久,优全护理向公司股东实施了1.70亿元的分红,分红总额超过2018年和2019年的净利润之和。其中,约1.33亿元的分红流入实控人夫妇手中。

  IPO前突击分掉前两年利润

  优全护理主要从事非织造材料和护理用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同时为babycare、网易严选、十月结晶等护理品牌进行代工生产。其中,非织造材料分为水刺非织造材料、纺粘非织造材料(含熔喷布,即防护口罩的主要原料)和热风非织造材料,公司本身不存在医疗产品的生产和销售。

  优全护理计划公开发行股份不超过1.51亿股,拟募资不超过17.05亿元,用于新型医疗卫生材料和用品项目及研发与信息化中心项目,两个项目分别投入16.68亿元和3658万元。其中,“新型医疗卫生材料和用品项目”扩产的产品为非织造材料、湿干巾。非织造材料是公司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去年毛利占比超8成。

  不过,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截至2020年期末,优全护理(合并报表口径)的总资产为23.12亿元,净资产为15.62亿元。这意味着,本次募资总额是当前公司净资产的1.09倍,几乎相当于再造一个优全护理。

  在如此大的建设压力下,优全护理依然选择在IPO前先向股东实施分红。2020年5月27日,优全护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决议每股派发现金股利1.5元(含税),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股利1.70亿元。数据显示,2018年和2019年,优全护理净利润分别为5276.11万元和9479.76万元,两年净利润之和为1.48亿元。此次分红一次性分掉两年净利。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最新招股书披露,优全护理的实控人严荣华、吴晨夫妇以直接、间接的方式合计持有公司78.40%的股权,这意味着,约1.33亿元的现金分红流入了实控人夫妇手中。

  去年上半年,由于口罩市场市场需求激增,其原料熔喷布售价也水涨船高。在市场需求的刺激下,2020年,优全护理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33.74亿元和11.6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56.33%和1125.86%。

  据招股书披露,即使剔除疫情影响,按照2019年售价计算,公司2020年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达到23.73亿元和3.9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80.28%和316.09%。不过,优全护理也坦言:“疫情引起的公司业绩增长具有偶发性,未来业绩存在不可持续和大幅波动的风险。”

  两名高管聘任后闪电离职

  另一方面,优全护理能够在资本市场引发各方关注,也是受其子公司曾在疫情期间抬高熔喷布销售价格所致。事实上,从去年10月首次提交招股书至今,优全护理已经因此问题引起深交所三轮问询。

  2020上半年,在熔喷布紧俏之际,优全护理旗下两家子公司金三发卫材、广东金三发因采取“套餐”形式捆绑销售熔喷布和纺粘无纺布,抬高熔喷布和无纺布价格。经市场监督管理局查出后,被国家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列为《疫情防控期间哄抬熔喷布等防疫物资价格违法行为典型案件(第十一批)》之一,并分别被处以190万元和30万元的罚款。

  不过,在两家子公司几乎同时采用套餐方式进行销售的过程中,优全护理董事会对此事是否知晓则不得而知。

  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司即将发起IPO不久之前,优全护理的董监高人员变动较为频繁。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仅2020年3月至7月四个月,优全护理共计3名高管离职。其中,公司前高管成员陶小虎在去年2月才被增聘为董事会秘书,董秘任职时间不满五个月。

  除此之外,去年3月4日,公司副总经理邸道佩因另行创业离职,董事钟春辉接棒。不过,钟春辉同样在7月初选择创业离职,任职时间仅为4个月。

  在优全护理赚的盆满钵满的2020上半年,两位高管在聘任后闪电离职,且接连两位副总经理均以创业为由辞职,高管变动频率不可谓不高。

  为何在IPO前董监高频繁变动?通过深交所关于董监高薪酬的多轮问询,或可窥得几分原因。据优全护理披露,截至2019年,优全护理董监高的平均工资为25.20万元,同期,同行业上市公司董监高的平均工资为42.19万元,远超优全护理董监高的薪资水平。

  不过,优全护理表示,公司的董监高薪酬在当地上市公司中处于领先。数据显示,2019年,当地上市公司董监高平均薪酬为19.97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