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开着大会喝可乐:“股神”巴菲特承认卖错股票,比特币留给他人批评

佚名 每日股票行情

北京时间5月2日凌晨,“巴菲特股东大会”在线上举办。

有“股神”之称的沃伦·巴菲特(Warren E. Buffett)已有91岁,但他丝毫不显老态,一边喝可乐一边参与大会。

和他搭档的是97岁的查理·芒格(Charlie Thomas Munger),两位“90后”老人几乎可以说是站在世界财富的金字塔尖。

在此次大会上,他们回应了抛售航空股,也坦诚承认抛售部分苹果股票的做法是错误的,同时,巴菲特和芒格发表了对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看法。

喝着可乐开大会

一季度净利117亿美元,前四大持仓披露

在召开股东大会前,巴菲特掌管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The Berkshire Hathaway,以下简称“伯克希尔公司”)发布了2021年一季度财报。

财报显示,伯克希尔公司在第一季度的营收为645.99亿美元,净利润为117.11亿美元,运营利润为70.18亿美元。

(注:巴菲特称,由于账面上会有投资波动,看伯克希尔公司的财报时不要单看净利润,还要看运营利润。)

截至今年3月31日,伯克希尔公司的前四大持仓占其投资组合比重为69%,分别是美国运通、苹果、美国银行、可口可乐。从公允价值来看,它们的公允价值分别为214亿美元、1109亿美元、400亿美元和211亿美元。

有趣的是,可口可乐不仅是伯克希尔公司的重仓股票,在股东大会上,巴菲特会时不时地喝一口摆放在桌上的可乐。

图据网络。

在回顾2020年的情况时,巴菲特坦言称,“去年3月份,我们知道整个经济一下停滞了,(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衰退期,经济直接掉下了悬崖。”

“去年真的是严重衰退,打击了所有的行业。现在我们的企业在不同的经济领域都获得了复苏,当然还是会存在一些问题,特别是在某一些行业上,比如说国际旅行等等相关行业。”巴菲特说。

与此同时,巴菲特列举了1989年以及今年3月末的全世界最大的前20家公司,发现1989年排名前20名的公司都不在今天的榜单上。“您今天要上哪条船还是要进行考虑的。如果上对了船,当然是会做得非常好。”

巴菲特称,他对伯克希尔公司的持股绝对安心。

“我想标普500跟我们比较,我还是喜欢伯克希尔公司股票。如果您毫不知情、不懂得股票的话,而且没有任何对伯克希尔感觉的话,那你就买标普500好了。”巴菲特说。

在对伯克希尔公司以及大环境进行解读后,大会开始了超过3个小时的问答环节,巴菲特和芒格对投资者关注的一些问题进行了回答。

截图自第一财经直播

以下为部分值得重点关注问题的访谈纪录:

问题1:你曾提到“别人恐惧我贪婪,别人贪婪我恐惧”,当疫情开始的时候,你们变得很恐惧,把航空股抛售了,跟市场恐慌一起变恐慌了。当你回顾伯克希尔的决策等时,你们怎么看?

提问背景:在去年疫情期间,伯克希尔公司抛售了其持有的美国四大航空公司的部分股份,自这一决定宣布以来,航空股已出现反弹。有人认为,巴菲特在航空股上的操作是错误的。

沃伦·巴菲特:我们那个时候没有卖太多,我们总共拥有的(航空)公司总额是7000亿美元,我们可能只卖出了其中1%的部分。当时想帮助这些航空公司,但有少数股东觉得这个不容易做,那个时候大家都自身难保。

他们(指航空业)失去了自己盈利的能力,我们知道短期内国际旅行是回不来的。但是总体来说,经济的复苏比我们预期的要好了很多。

对于我们公司来说,这个减持的净值并不大,我们现在持有6000到7000亿美元很好的股票。我觉得航空业现在有了很大的复苏,但还是不想把这个股票给买回来。

我们卖了航空股票之后,希望四大航空公司能够继续做得更好,我觉得他们的管理层的工作还是做得比较好的。

问题2:为什么没有用持有的现金进行更大的收购呢?

沃伦·巴菲特:我们手上的现金,大概是公司估值的15%左右。我觉得这样的百分比还是比较健康的,但是之后这一数字会慢慢降低。因为对于伯克希尔来说,我们没有办法一下子就部署几百亿美元的资金去做大的收购。

伯克希尔公司不希望依赖银行,也没有办法向美联储求助。我们必须要自己独立地去保证,在任何的情况下都要自己去帮助自己解决问题。

查理·芒格:每个人都期待我们做不理智的投资,但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在这个疯狂环境下做任何太大投资,一出手几十亿、几百亿的话,我们要谨慎。

问题3:我觉得现在整个市场都比较低迷,伯克希尔公司一直能够跑赢市场。对于长期投资者、长期股东来说,是长期持有(你们的)股票?还是实现投资组合的多元化?

查理·芒格:你持我们的股票是比较好,我的建议是这样,你就持我们的股吧,我们的业务是比别人做的好的,这是肯定的。

沃伦·巴菲特我对伯克希尔的持股绝对是很安心的,我现在建议你也许可以持标普500,长期来讲很多人也是持标普500,不见得一定持有伯克希尔的股票。

我不是建议你一定买我们的股票,我有时候还建议不要买我们的股票。

(以)现在伯克希尔公司的状况,我自己是非常钟爱的。我想,标普500跟我们比较,我还是喜欢伯克希尔公司股票的。如果您毫不知情、不懂得股票的话,而且没有任何对伯克希尔感觉的话,那你就买标普500好了。

问题4:为什么伯克希尔公司卖出了苹果股票?为什么不买一些,反而卖了?

沃伦·巴菲特:我们现在对苹果的持股大概5.3%,第一季度又上升了,因为我们回购了一些自己的股票。现在持有5.3%,是市场上很安全的程度。

苹果真的是非凡的管理、非凡的公司。他们公司的经理人真的都非常棒,而且苹果的产品也都是受到全世界所有大众所热爱的,他们有非常重视的粉丝,他们的客户满意度可以达到99%。查理,你觉得我们去年卖了股票是错误的,是吧?

查理·芒格:确实错了。

沃伦·巴菲特:你看,有些时候我可能必须得在查理的眼皮底下偷偷做一些操作,但是在他看来都是做错了。

苹果的业务是非常出色的,但是我想强调一点:苹果的CEO库克真的是我们所目睹的所有行业的CEO里面最棒的一位管理人。他把苹果管理的井井有条,他可能在创意上做不到乔布斯的那一步,但是我也不觉得乔布斯在管理方面有库克这么出色。

问题5:是不是应该守住我们的现金呢?或者是把(其他)投资的钱卖掉去买股票?

沃伦·巴菲特:查理跟我在讨论一些情况,有些时候我们买了一些股票,其实不安心,但还是买了。

查理·芒格:以前我们这么做,但是现在越来越困难了,不会这么做了。

沃伦·巴菲特:我们还是要保留相应的现金才能保护股东和投资人的利益,我们不希望把别人的钱给输掉或损失掉,这是我们的原则。也不是今天买,明天就卖了,这也不是我们作业的方式。

问题6:现在加密货币已经超过了2万亿的估值,你们仍然觉得这是一个无价值的黄金吗?

沃伦·巴菲特:我就知道会问到关于比特币的问题,我当时就自己在想,“为什么政治家可以时时刻刻躲避回答这种问题呢?我是不是也行?我今天就要这样,我今天就要去躲避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看查理是不是也要躲一下这个问题呢?”

查理·芒格:这些了解我的人现在在我面前使劲摇小红旗,叫我不回答。我不喜欢这种虚拟的货币来绑架现有的货币系统,把数十亿的钱投到这个领域。就好像一个无用的凭空生出来的金融产品就要去敛财,我是不满意这一点的。

实际来讲,我觉得这样的发展跟我们的文明利益是相悖的,但是我想把对它的批评留给其他人来讲。

沃伦·巴菲特:我同意这一点,让其他人来批评吧。

问题7:马斯克(指埃隆·马斯克,现任SpaceX的CEO兼CTO、特斯拉公司CEO)跟巴菲特先生打电话,要为去火星殖民的任务投保,你怎么看?你会对火星冒险的任务做承保吗?

沃伦·巴菲特:要看马斯克愿意不愿意加入我们给他的政策,不是我们单方面决定的。所以我觉得这个真的是双方的意愿。

问题8:我们今天看到很多原材料都变得非常昂贵了,您的看法是什么?

沃伦·巴菲特:我们今天看到所有原材料的价格在急速上涨之中。(产品)价格一直在上涨,很多人口袋里有钱不在乎,所以价格越炒越高。我们的生活水平和供应链也完全被扭曲了。

这中间(指产业链)肯定会有极大的通货膨胀发生,而且这是我们可以期待的。

问题9:你们就像是永不停止学习的机器。对于你们两个来说,过去一年学到的最宝贵的课程是什么?

沃伦·巴菲特:对于我来说,最宝贵的课程就是从查理那里学到更多,他不断教我新的东西。

查理·芒格:对于现状的理解,你肯定是很困惑,没办法理解的,我们现在是在未知当中。(我们)在这种疯狂状况下也是乐在其中,看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沃伦·巴菲特:这一年真的是觉得,让我们觉得有很多未知,就像一部电影一样非常不同凡响。我们最基本的原则,就是不希望投资人失望,这是我们最核心的一点。

去年我们当然在全世界看到非常多奇奇怪怪的事情,未来还会有更奇怪的事情发生的。这一年就加强了我们的这一个看法。我们就是要确保伯克希尔在未来50到100年中,方方面面不能让大家失望。